基督教讲章
当前位置:首页 > 基督教讲章 > 正文

人无法治愈的病

2015-10-16 11:42

来源:东盟网 编辑:马小 点击:

字体:

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藉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麻疯。列王纪下五1

列王纪下第五章记载亚兰王的元帅乃缦的故事。我提出这个故事,是因为它是很好的例证,可用来阐释圣经中经常教导的一个原则,而且它与基督徒的整个救恩有密切的关联。圣经的信息其实只有一个----新旧两约合并为一本书,一个信息。圣经的目的实际上只在讨论一件事,就是人与神的关系。圣经是世界上最实用的一本书。有些愚昧人说,他们一向实事求是,所以无暇阅读圣经,或听圣经讲章。他们说,[我们总得顾及实际生活啊!]其实圣经最能帮助我们应付实际生活。它根本不是一本神学书籍。圣经能来到我们的层面,指出一切祸患的起因,以及唯一解决之道。旧约如此,新约也如此。两约只有一个差别,就是传达信息的方式。旧约呈现的是模式和前瞻性的预言,你看到的是实体的影子。新约里你看到的是实体的全貌,但新旧两约的原则都是一样的。使徒保罗在他的书信中一再告诉我们,人得救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凭着信。亚伯拉罕与保罗都是因信而得救。以希伯来书第十一章为例,它告诉我们那些人如何因信得救。人类认识神,得蒙拯救脱离这邪恶世界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靠着信心。所以你在旧约中许多伟大人物身上,随处可见到这种信心,例如亚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大卫以及众先知。旧约的救恩也同样出现在新约。有趣的是,你会发现旧约人物对此信息大感不解的方式,与新约的人如出一辙。乃缦就是一个最佳例证。我们从这个生动、戏剧化的旧约故事所看到的原则,在新约中有更清楚的教导。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从这个例子中获益良多。慈爱的神不仅给我们许多教训,祂同时也给我们一些图画,例证和故事。让我们根据这段对亚兰人乃缦的生动描绘,来思想这个重要问题,相信这对我们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这段经文教导我们的第一点是,罪会破坏人的生活。请听圣经怎么说,[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藉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麻疯。]看看这里的描述----乃缦深受国王器重,因为他是一个勇士,曾经为国立下彪炳功绩,因此[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他声誉日隆,事业如日中天。接着却是一个小小的[只是],[只是长了大麻疯]。这么短短一句话,彻底地表达了圣经对罪的观点,因为大麻疯最能描述人在罪中的光景。不论旧约或新约,大麻疯经常被用来预表罪或阐明罪。

我们都意识到,有一种东西正在腐蚀我们的生活。现代生活固然蕴涵了许多美好的事物,但我相信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所以来这里听讲道,都是因为心中知道有一样东西在破坏生活。这不仅是从概括的角度出发,我们个人的生活和经历也是如此,我可以轻易举出二十世纪的优异发展----知识日新月异,特别在科学方面,医学技术突飞猛进,不论是居住、教育和文化,都有骄人的成就。人类生活有长足改进,已今非昔比。但没有人敢说,现今一切安好无虑。那个致命的[只是]介入了,它似乎总在那儿,整个二十世纪都如影随行,挥之不去。如果你老到可以回想三十年代的情景,那时除了希特勒的威胁之外,世界似乎一切顺利。一向是如此,就在诸事顺遂的时候,[只是]出现了。今天的情形与乃缦的时代大同小异。我们在环境、科技、知识等各方面无往不利。但这世界已趋完美了吗?不,当然没有。[只是……]有一件事不对劲,就像大麻疯,在光明前景中投下了一块阴影----前途缺乏保障,眼前荣景能持续多久?世界正往何处去?是否另一场世界大战正在酝酿成形?就在我们以为一切完美时,[只是]趁虚而入,根本无法将它驱离。

这是一般的情形,再来看个人,你会发现没有两样。根据圣经所说,自从罪进入世界之后,人类的生活从未完整过。人最初受造时是完整的。伊甸园里一无所缺;依神形像所造的人类本来完美无瑕疵,享受着美好的生命----没有失望、没有忧伤、没有挫折。神看一切都甚好。当时人类生活的特色是完整、完美,没有污点,没有缺憾。然后被称为[罪]的致命因素开始介入,它剥夺了人类生命中原有的完整、和谐和完美。每个人的生命都只能用一个词来描述----[只是……]。罪破坏并污染了生命。

一个人在世上不论如何功成名遂,都不可能达到完美或享有完全的快乐。我认为阅读世界名人的传记时,最饶富意义的一件事,就是早晚必定会看到[只是]一词出现。你眼前是一个多才多艺,野心勃勃的人,他对自己和家人说,[只要我达到那个目标,就一切完美了。]他确实达到了,但一切并未完美,总是会横生枝节。我并非悲观,我只是较实际,在此向你指出名人传记中必然会出现的事实。这一点也能在真正的小说家(而非那种哗众取宠的作家)所写的小说中看到。换句话说,这是哲学家所谓[生命的悲情]。油膏里总是有一只苍蝇,被视为完美的东西总难免有瑕疵。是的,或许你正平步青云,但你逃不了别人的嫉妒,他们在一旁密切注视,期待你不小心摔下来,好取而代之。一旦你生病或不得不退休,他们就窃窃心喜。相信对此你早有自知之明,这实在美中不足。诗人说出了我们的感叹,[头戴冠冕,难得安歇。]因为他知道别人正觊觎着他的冠冕,令他寝食难安。他已经达成心愿,得到冠冕,登峰造极,但[只是]出现了。总是有一件事会出错。

这一类例子在圣经中比比皆是。以斯贴记中有一个大臣,名叫哈曼,他是亚哈随鲁王面前的红人。哈曼受到王抬举,权倾一时。他变得目中无人,竟然下令在他经过时,路上的群众都得向他下拜。只有一个叫末底改的人拒绝听命。哈曼知道后不禁怒气填胸----竟然有人胆敢违抗像他这样受王器重、可以随意发号施令的人!真是扫兴极了。

乃缦也是一个深受君王器重的人,因为神曾藉他使亚兰人得胜,同时他也是一个力大无穷的勇士。然而他患了大麻疯,这病破坏了一切。有时候问题出在别人,有时候出在已身,出在自己的脾气或性情上。你若阅读各行各业出类拔萃之人的传记,知道他们背后的真相,就会发现他们往往是自己的脾气或个性的受害者。你看见丰姿绰约的演员,会发出赞叹,[真是明艳照人!]但你若知道他们过去,现在或将来的经历----私生活中的麻烦、紧张、压力----你就不会心生羡慕了。他们的成就似乎无可限量,近乎完美,但你若认识这个人,就会发现麻疯的踪影;它像流脓的伤口一样,在那里隐隐作痛。

TAG:无法 治愈

【作者简介】 钟马田牧师于一八九九年十二月廿日生于英国南威尔斯,他在小学读书时已表现得相当优异,并立志将来要当医生。廿二岁那年,钟氏于圣巴德医学院毕业,得到内科与外科医学的双重荣誉奖。不久之后,旋即考入皇家医师协会为会员,担任皇室的御医之一。 一九三九年,他正式接受伦敦西敏寺教会的邀请,担任坎伯摩根(G. Campbell Morgan)的副牧。五年之后摩根退休,他成为该堂的唯一牧师。他一共在该教会牧养了卅多年之久,每主日早晚讲道一次。另外每周五晚上的查经,也吸引了无数渴慕真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