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圣经
当前位置:首页 > 基督教圣经 > 正文

当最害怕的事情发生时,该如何面对?

2015-10-08 14:57

来源:东盟网 编辑:马小 点击:

字体:

当最害怕的事情发生时,该如何面对?

当最害怕的事情发生时,该如何面对?

罗杰牧师你好,

我的人生在恐惧,焦虑与担忧挣扎了好久。我妈妈曾教导我说克制忧虑的最好办法就是去想你最最害怕的事。她是这么说:“事情永远不可能变得那么糟。”我被训练得凡事都去想最糟糕的事。

我朋友的爸爸却有不同的见解。他是这样讲:“事情永远不会像你想得那样好或那样遭。”这种想法曾经帮助了我好一段时间,直到另一个朋友说,“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遭。”我知道你曾偶然地在讲台提到你自己心中对恐惧、焦虑与担忧等的极大挣扎…

可以请你教我当我最害怕的事成真后,我该怎么去面对?

罗杰 敬上

————————————————————————

亲爱的罗杰 你好,

很久以前,我们曾邀请会众写下自己最恐惧的事来与我们分享。我们收到了400封回复。以下是其中的三条:

“感觉不会再爱了。”

“我怕我的基督徒丈夫有天会抛弃我去找另一个女人,尤其当我老了之后,然后我会厌世寻短。”

“我怕我的癌症早已复发,但我自己却没有察觉。”

若要说这其中最好的例子来说明谁最害怕的事成真,那就是约伯了(约伯记1-2章)。让我们用约伯的回答来探讨这件事吧。

在一连串又快又狠的灾难中,在上帝的允许下,撒旦操弄着约伯,使之身无分文、家破人亡。第一天约伯失去了家人与财产。可第二天,灾难又降到他自己身上。谁猜得到隔天他会坐在垃圾堆里,从头到脚长满了疮,然后用破瓦片割去死皮。

这时候,约伯说到他最恐惧的事情成真:“因我所恐惧的临到我身;我所惧怕的迎我而来”(约伯记3:25)。

对约伯,乃至于我们,这些灾祸没有预表,没有预警,甚至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前一天所有事情都很美好,然后隔天所有事全都变得异常恐怖。就像原本身体健康的人突然一下子就要病得快死了,他的噩梦成真了。

我们来想想约伯有哪些噩梦变为真实的灾祸——这些事放到现代依旧令人恐惧。

约伯害怕肉体上的痛苦

我们不晓得他究竟患了什么病,但我们知道他痛得夜不能寐。血淋淋地、折磨人的。我们所有人都对某种程度上的病与长时间的苦痛充满恐惧。我经常穿梭往来某些地方,连护士都跑来跟我说这应该被称为“人对人最不人道的地方”。我说的是医院里的重症加强护理病房,让病人医学上保持活着的状态,不让病人自然地死去。很痛苦。

我已经告诉茱莉,有天我若因为某些使人衰弱的病痛而必须在医院特殊看护下走向死亡,请叫医生将我的氧气罩取下来,并关掉我的起搏器。我不想在痛苦中死去。没人想吧!

我知道活在巨大痛苦下是什么感觉。有太多地方需要动手术。但其中有种痛苦是我最恐惧的。这种痛叫“恶魔之握(thedevil’s grip)”,当心包与心脏的浆液干涸时,这会发生。经历过这些病痛并在脑中装置极片的患者说肾结石与生孩子的疼痛在这种痛面前变得微不足道。而我经历了两次——面对这种痛苦,两次实在太多了。对此我感到恐惧。

约伯害怕情感上的痛苦

有时来自情感上的伤痛会让我们无法面对。我的女儿在高中时受到性侵害。她对此感到恐惧并且羞愧,并且将这个秘密深埋在心里。多来年她承受这种痛苦。她在大学时加入了击剑校队。在偶然的情况下,她将剑刺入那个侵犯者的下体。因为她的遭遇,使这种痛苦在她的浅意识中没能好好地抑制。

不久之后,她坠入爱河,并鼓起勇气告诉她的未婚夫她曾经的遭遇。经过几个月的心理辅导,她情感上的伤害得到了医治。在我的互动专栏里,我处理过上百起女性陷入失败婚姻的案例,充满痛苦、羞辱、虐待、否定、遗弃与不幸。上帝为人安排的婚姻不是这个样子的。然而,我处理女性遭受情感痛苦的常见案例,都是来自混蛋丈夫的虐待。这些女性的噩梦成真。看着她们的恐惧与痛苦实在是叫人不忍心。

约伯害怕精神上的焦虑

他没法思考他跟自己妻子该怎么活下去。他时时刻刻都在想下个灾难会是什么。大学时,茱莉曾被人跟踪了好几个星期直到警方介入才停止。她的住处遭到跟踪者入侵。她非常害怕在夜里走路回家。在图森市时,我们最后决定不再告诉会众我何时外出,或到那个城市去开会。因为,只要我不在市里,茱莉就会接到令人害怕的骚扰电话。有天晚上我不在,有个人打电话来对茱莉说:“我现在在屋顶上,我要来抓你 了。”从那时起,只要一个人在家,茱莉一定会做噩梦。每当这些时候她的精神焦虑就把她折磨的很虚弱。

来自灵里伤痛恐怕是约伯经历最可怕的噩梦成真

他感觉到他所认识、所爱、所服侍、所敬拜的上帝好像离他而去了。他的妻子,他所钟爱的配偶叫他咒诅上帝并绝望的死去。他一次次扪心自问为何上帝让这事情发生。我为许多陷入无法言说的灵里伤痛中的人们叹息。好多人在最窘迫潦倒的时候都觉得上帝离弃他们了。而有些人则认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帝造成的,或这些困难都是上帝加添的,然后这些人就开始靠自己挣扎着去寻找解决办法。

然后原本这些人认为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信仰破灭就这么发生了。

“当最恐惧的事情发生时我们该怎么去面对?”

1)我们可以借着耶稣基督来经历上帝,也就是我们的父神的慈爱。

上帝,父神明白并且经历过无数的恐惧与恐惧成真的惊吓。耶稣曾与恐惧和死亡拉扯。

马太福音26:38 耶稣来到客西马尼园面对死在十字架上的安排:“便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你们在这里等候,和我一同警醒。’”

马太福音27:46 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 神!为什么离弃我?”

他当时最恐惧的事终究还是临到了。祂与天父分离。但很快的又与天父相合。我们将会发现乍看之下的离弃其实是上帝更深的爱与祂的国成就的预表。

上帝“完满的爱”是能除却恐惧的:“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翰一书4:18-19)

2)我们得以经历平安因为我们的苦是某些事的成就——或为了某个人而承受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练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23:10)

科学家现在可以将我们能感知到的痛苦按级区分。可以测量出偏头痛比膝盖破皮还痛。而且他们还定义了目前人类所能承受最大的疼痛是生孩子和排除肾结石(还有“恶魔之握”)。

但两者差异很大。因为排出肾结石所承受痛苦是没有意义的痛苦,这只是我们身体机能出现异常时的结果。可是生产的痛苦是属于创造的痛苦。这种痛苦是有意涵的,给予生命的痛是会带来不一样的后果。

这是为什么排肾结石的人通常说,“我宁可付上任何代价也不愿承受这种痛苦。”

但是,女人生孩子的这种感动是会超越痛苦,并且会去思考是否再次承受这种痛。“亲爱的,我想我已经准备好再生一个孩子。”

没人要白受罪(肾结石)。倘若我们是为有意义的事(生孩子)来受苦,那么我们可以处理的很好。

要是我们知道我们所承受的极大痛苦在上帝的计划是有意义的,那么我们都可以面对我们生命中的大小事。

“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份。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希伯来书12:10-11)。

3)我们可以经历生命的美满,因为上帝应许在我们需要时将赐下能力与我们

“我并不是因缺乏说这话,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得,凡事都能作”(腓立比书4:11-13)。

4)也许我们该去给医生看看

我曾经用各种结构式的方法来缓解我的恐惧,焦虑与担忧。我试过这些办法,把这些不好的思绪放到一个想像的盒子里,并且盖上盖子,然后花上两到三个小时运动刺激脑内啡让自己脱离低潮。

透过发现我的担忧、恐惧与焦虑多数是来自我大脑的神经递体所产生的人体化学变化后,我发现自己轻松了许多。当然,有时我们必须要害怕,焦虑与担忧,因为我们周遭的环境都是带来负面影响的。倘若我们的问题持续发生又得不到解决,在医生的诊断下服用对的处方可以对担忧、恐惧与焦虑带来有效地缓解。

当然,药物解决不了约伯独自经历的痛苦与恐惧。但对的药物可以有效地改变他面问题的状况。

所以,罗杰,我希望我的这些回复能够给你带来帮助,希望上帝的帮助与慈爱临到你。另外,也许需要适当的治疗,让你更能享受生活的每一天。

愿慈爱临到我主内的弟兄,罗杰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