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见证
当前位置:首页 > 基督教见证 > 正文

轮回观曾让她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2015-10-06 10:44

来源:东盟网 编辑:马小 点击:

字体:

轮回观曾让她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但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

从小住在眷村的曹雅舒,自有记忆以来,就充满「无故被打」的苦痛。她和相差1岁的弟弟,每天睁开眼,就是面对爸爸的暴力虐待;当妈妈抱住孩子时,也一起挨打。更难以置信的是,姊弟俩还会被关在抽屉、衣柜、洗衣机…等地方。

从童年到结婚生子,对曹雅舒来说,生命几乎只有惨痛…

家暴、性侵、阴阳眼 生命彷佛受咒诅

轮回观曾让她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曹雅舒,自从有记忆以来就被爸爸家暴,成长过程中,甚至曾被性侵,,连连恶运,最後得了忧郁症。本想藉结婚生子「转运」,却被鬼附身;但慈爱怜悯的神,在曹雅舒生命最幽暗的时刻,瞬间抓住了她。 

曹雅舒的童年,就在不断被家暴下成长。计划带着孩子逃跑的妈妈,有次躲到台南亲戚家时,被爸爸抓回来继续打;还有次,家人相约一个地方离家出走,仍再度被抓回来打。「你们还敢不敢离家出走?会约在哪?」爸爸军事般的审问,让弟弟屈打成招,但守密的曹雅舒却被打得更惨。

妈妈决定离婚,选择保全弟弟,没选择曹雅舒。「为什麽只有我跟爸爸回家?」经历一连串痛苦经验,加上「被弃绝」的感受,她的心中再度埋下伤痛。

除了日复一日的肉体伤害,曹雅舒有次睡觉时,一睁开眼就惊见面前有一个人漂浮半空,之後她不论到哪里,总是看见有人跟着她,甚至在夜晚时,那人在她的床上跳。「爸爸已经这麽凶了,妈妈一直在悲伤中,不晓得该跟谁说…」既害怕又无助的她,後来才知道是「阴阳眼」。

「我到底从哪里来?为什麽我会住在这边?」曹雅舒不时问自己这个问题。

小学1年级时,有次很早就到校的她,被主任骗回教室,关门後就被性侵。她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只是感觉很严重,到洗手台将裙子洗乾净。「不知道说了,会不会被爸爸打?」此後,曹雅舒将这件秘密埋藏心中。

这次经验,使她莫名感到自卑,对此避而不谈的曹雅舒,每当寒暑假回亲戚家时,也会被抓去性侵,甚至连邻居的大哥哥也对她做同样的事… 「为什麽这样的事都会找上我?」那时她经常一人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憋气,希望能就这麽死去…

凡靠着祂(耶稣)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圣经》希伯来书7章25节

曹雅舒经常这样想着:「我到底从哪里来?为什麽我会住在这边?」

轮回观导致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为救女儿竟将自己献给邪灵

有天,曹雅舒在庙里看见一本名为《轮回》的书,得知「因果关系」的观念。「原来这些事,都是上辈子欠的债」、「原来这些人这样对我,我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小时後去过教会的曹雅舒,多少学会「祷告」。她曾祷告:「亲爱的主耶稣,求祢救我妈妈…」但见爸爸一拳拳的挥下去,心生跳车自杀念头。「我死了,爸爸会不会因为办我的丧事,让妈妈不要被打?」闪过此念头的她,因害怕而没有跳。

「如果你考第一名,人家就不会看不起你!」妈妈对曹雅舒如此说。於是,为了看起来刚强、开朗,曹雅舒每次都努力考第一名。但内心破碎的她,19岁得了忧郁症,甚至连带得到「厌食症」及「失语症」。

有次她崩溃逃出医院,寻求一位有名的心理医师,听说不少罹患忧郁症的明星,找他就会好。几乎倒在办公室无法工作的曹雅舒,要去拿药时,却看见新闻报导,「陈国华在自己办公室自杀…」

原来,「忧郁症靠『药』没用,靠『人』也没用。」自觉不像活人的曹雅舒,决定戒药。但忧郁症的药让人成瘾,若不服用,容易变成「躁郁症」,产生暴饮暴食;因此妈妈给她含水果,帮助她不靠药物。

戒掉药物後,忧郁症应该要好;没想到在22岁那年暑假,妈妈去了美国,爸爸再度殴打她。 曹雅舒为了「转运」,於是向男友求婚。「我们结婚好吗?我不想拖累妈妈…」

俩人婚礼举办的非常完美,但是,当一个人的「灵魂」生病,结出的果子很难是甜美的。

「他这麽好,为什麽要娶我?我要努力工作,证明我是配得上他的人。」心理生病的曹雅舒,就算再努力,永远会觉得自己不够好。後来甚至选择逃避婚姻生活,每天和同事加班到晚上11时多,出差成为她最快乐的时光。

当先生给予的越多,曹雅舒就认为自己不配;之後夫妻俩有了宝宝,孩子出生後因发育不健全,手指移位,每小时都需要用模具,将1个月大婴孩的「手指骨」硬生生搬开,以致孩子常大哭,让身为妈妈的曹雅舒相当自责… 

痛苦压力源源不绝,曹雅舒与公司吵架,决定离职,并跑去找位有名的算命师,他说:「你会有个生命的大结束,且致命伤是在头部。」为了寻求「生命的答案」, 她再走到寺庙,得到相同的答案;又跑到云林,「听说有位师姐,摸了人的背,可以知道那人的前世今生。」

没想到被师姐触碰身体的曹雅舒,会不由自主晃动,每天要「念心经,七七四十九遍」。

「我念心经,可是身体还是会动,这是为什麽?」

「你这是『天命』,注定要为人服务的。」

为了破灾难,曹雅舒怀了第二个女儿,但身体晃动并无停止。於是请了附近的公庙为她护法,却因此被鬼「附身」。失控的曹雅舒,晚上甚至无法睡觉,还要画符。这样的咒诅传到下一代,1岁2个月的大女儿,脖子上长了一块东西,经检查後可能为「血癌」,被宣告要有心理准备。

过没几天,又被诊断为罕见疾病「纤维性骨失养症」,骨头会不断增长,导致骨折或溶化; 该症状全世界稀少,台湾不超过5例。听见台湾第1例为此「双脚截肢」,受到这样打击,曹雅舒夫妇承受不起,在地上抱头痛哭。

3天後,大女儿像海绵出水般的大量冒汗,以为是天气热的夫妻俩,将冷气调到最强,却使大女儿眼睛全乾、严重脱水,打点滴也没有用,因为血管已经塌掉。更离谱的是,晚上有「鬼差」竟要把女儿带走,曹雅舒用10几朵莲花拦住鬼差,最後成功救回女儿。因此,她将自己献给邪灵,并能「窥探先机」及「占卜」,往这条路发展。

有天,邪灵知道曹雅舒恨先生,於是欺骗她:「我们前世的情缘未了,今生要还。」这样的谎言,造成曹雅舒外遇,背叛婚姻。他和外遇对象约会时,被对方的妻子抓包,面临追杀而逃到台南的她,仍旧傻到疑惑:「不是有前世姻缘吗?现在怎麽办?」

人生最幽暗时刻,上帝瞬间抓住了她 不断经历神又真又活

轮回观曾让她连恨的权利都没有2

「只要你回来,这个家就是你的,孩子很需要你,我们都很需要你。」神开始一步步带她回家。 

曹雅舒去了2间很大的妈祖庙求签,两支不同庙的签都表示「要外遇」。这时,上帝终於用彷佛触电般的方式对她说话:「这不是神,因为神不会要你离开家庭。」曹雅舒打给老公问:「你要如何处理我们婚姻?」他回:「只要你回来,这个家就是你的,孩子很需要你,我们都很需要你。」这时,曹雅舒开始感谢上帝给她这样的丈夫。

身上仍有邪灵的曹雅舒,考虑再找个高僧来解救,当她在协助员工处理事情时,认识了员工的二伯;和这位二伯聊了5分钟,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能力消失,心想:「是不是已经得救了?」但每个月需花2千元到对方店里顾磁场。

5个月後,教会一位弟兄和姊妹邀请她参加「福音餐会」。会後收到一本《圣经》,回去试着读、并祷告。教会中的「敬拜」使她感到开心,但曾被宗教折磨的她,决定不再拿香、不再拜拜、更不再信任何宗教,也绝不加入教会。

寻求「简单生活」的曹雅舒,选择一份「管家」的工作。奇妙的是,老板是基督徒,每周都进行读书会,并用《仆人》一书带领员工。「原来一个领导人,要服务在最小的身上。」神使用老板的带领,让曹雅舒最爱刷马桶,甚至乾净到可以抱着它。这份「管家」工作,使她快乐,连自己家里也打扫的非常乾净,家庭的生活也越发顺利。

数月後当邪灵再次附身,曹雅舒领悟:「这个二伯的能力,有『保存期限』。」她明白,人的方法是有限的。当时她无法出门,因身体会自动倒退走到楼上的神坛,并要开始练功、静坐、念经…等,以致生活失能。

「你这个邪灵,你不要再骗我你是神了!你到底要怎麽样?如果我不顺服,你又能怎样?」与邪灵沟通时,是用毛笔写字,邪灵对她写下一个字 :「死」。曹雅舒在祖先牌位神坛前,将佛珠放下。「我曹家榕(算过命的名字),此时此刻我要说,我决定要跟随『耶稣基督』!一切的事情,等我死了就会知道答案。」

隔天,曹雅舒就打给教会的一位姊妹说:「我要受洗!」於是这位姊妹先带她做「决志祷告」。认为自己就像「溺水求救」的曹雅舒,只愿耶稣可以救活她。之後她主动跑到神坛面前,邪灵都没有反应,她忍不住大喊:「我们的上帝实在太奇妙了!」并於1个月後受洗归主。

女儿的罕见疾病经X光检验,一定要开刀,她找到一位号称手术天才的「王廷明医师」,凌晨3时带着女儿去排队。在排队人群中,等抽号码牌、互相安慰之际,夫妻竟然排错了队,排到成人的,老公立刻冲去儿童部,抽到「1号」号码牌。因女儿的髋关节已变形,需要截骨,7岁是动手术的最後一年,当时女儿正好7岁,曹雅舒再次见证上帝的奇妙。

心中仍有不安感的曹雅舒,向上帝要3个应许:「我要有『经文』的应许、『环境』的印证,且『医生要是基督徒』。」

有了经文应许後,曹雅舒请先生询问医师的信仰;得知对方不是基督徒,但女儿手术要开6个部位,让她难以抉择。最後向上帝呼求:「主啊,我把我女儿交在祢手里,如果祢让我女儿动手术的话,现在是晴天,祢就下雨。」

神奇的事发生了。「不到1分钟,就下了15秒的雨!」曹雅舒立即拍照存证,也决定让女儿动手术。

术後,女儿因太痛而崩溃,曹雅舒怕她挣扎时,导致动脉上的针乱跑。心急如焚的她,知道没有上帝,什麽都不能做;在第一次祷告时,女儿就睡了12小时!之後只要一祷告,女儿就能立刻睡着。

神真的很爱我们!很多人认为这是特殊的事,但是神就是这样又真又活!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 学会爱与饶恕

神真正的「平安」是「活水」,是有「盼望」的。 

今年4月,曹雅舒因不明原因,右手右脚麻痹不能动,被医师宣告为「绝症」,甚至再度「被鬼附」。这时不少人问:「你不是得救了?为何还会被鬼附?」她表示, 原因来自於「害怕」,所以邪灵能侵入。更有不少人对她说:「你现在的基督信仰让你很平静,你得到平静就好了,每个人都有信仰的自由。」

但曹雅舒表示:「得到『平静』後,在禅学中的『心如直水』,那是『死水』,因为没有「盼望」;但上帝真正的『平安』是『活水』,是有『盼望』的!」因耶稣用祂的宝血为我们舍命。

曹雅舒的父母亲,从小也没有爸妈去爱他们;但因为上帝的「爱」与「饶恕」,曹雅舒原谅了他们,也非常爱他们,进而与爸妈、亲戚都建立良好的关系。正如《圣经》所说:「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马太福音12章20节)

大部的人不见得经历过像曹雅舒这样悲惨的事,但不少人在小事上都曾软弱跌倒。我们要相信,生命中的每个阶段都有神的保守,就如同曹雅舒,因着神的保守,得以关关难过关关过,得着身心灵的医治与自由。

从我们在母腹中,神就已经认识我们,并且掌权,倚靠祂,我们能面对生命中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