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见证
当前位置:首页 > 基督教见证 > 正文

得救之路第十二章 得救的方法 不是认罪、祷告

2015-09-30 17:01

来源:东盟网 编辑:马小 点击:

字体:

倪柝声文集——福音真理

第二部 得救之路

第十二章 得救的方法——不是认罪、祷告

在过去几天的晚上,我们已经看见,人得救的方法不是藉着行律法,不是藉着有好行为,也不是藉着悔改。自然有一个辞是要申明的,我们只是说得救的方法,不是说得救的条件,因为人要得救根本没有条件可言,一切的条件神都已经作好了。今天的问题是我们有什么方法可以得救。如果是条件,那就好像我们必须作了什么才能得救。

得救的方法不是认罪

今天我们要说第四个不是。在这些年日中,感谢神,祂亲自在各地作工。许多人在良心里懂得什么是罪,知道需要主耶稣作救主。但是因为不明白圣经的缘故,常常在圣经的话语之外,再加上自己的话,给得救找出许多方法,像行律法、有好行为、悔改等等。今天还流行一个方法,就是认罪。有人说,得救是因着认罪。人不只要悔改,还得认罪。我曾听见一个主所用的人说,当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把我们所犯的一切罪都写出来贴在那里,一条上写着你有这一个罪,一条上写着你有那一个罪。当你接受主耶稣作救主的时候,你要到主耶稣面前承认自己的罪,或者在人面前承认自己的罪。你把某一个罪承认过,某一个罪就从十字架上撕掉了。你再承认一个罪,就再撕掉一条。你把你的罪都认完了,你那些纸条就都撕干净了,你就得救了。他传的这福音不是神的福音,不是新约的福音;因为他把人的福音摆在里面。人如果不向人认罪,人如果不向神认罪,他的罪就在十字架上没有撕掉。他完全没有看见主耶稣所作的是什么。

我还记得从前有个弟兄,是个很简单的弟兄,前几个礼拜他还在上海,是从牯岭来的。他是在牯岭装电灯的,也料理一点电器。这些日子他才认识字,从前的时候「我」字认识,「们」字就不认识,在一节圣经里不认识的字比认识的还多,所以读一节圣经必须问七、八次。他有一次来对我说:「我去听一个很有名的人讲道,那一个人说:『你们必须在公众面前认你们的罪;你们认了一个罪,「这罪就钉在十字架上;你们再认一个罪,这罪就再钉在十字架上。你们如果不在公众面前认你们的罪,不把你们所有的罪都钉在十字架上,你们就不能得救。我们要相信十字架的道。人如果不藉着认罪,将他的罪钉在十字架上,这个人就不能得救,因为他不相信十字架。」这一个人讲完道之后,问大家有没有问题,有没有不明白的地方。倪先生,我是一个不认识字的人,如果站起来读一节圣经的话,要给他们改七、八次。但是我听他讲,里面一直蹼突蹼突的跳,如果不起来,圣灵在我里面一直过不去。如果起来,我不知道该问什么。到后来我不得已只好站起来。他站在讲台上,我站在凳子上。我说:『先生,凭着你所讲的,我们是靠着自己的十字架得救呢,还是靠着基督的十字架得救?』说了我就坐下。倪先生,请你告诉我,我问的错不错?」我说,神学博士都不如你通,礼拜堂的监督都不如你通。我们得救到底是靠着自己的十字架呢,还是靠着基督的十字架?这是一切的问题。是基督的十字架救我呢,或者是我的十字架救我?不错,是十字架的道,然而是谁的十字架?保罗说,我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和祂钉十字架(林前二2)。不是基督和十字架,是基督和祂的十字架。朋友们,我们得救是靠着基督的十字架,不是靠着我们的行为:人把认罪当作行为,想藉着行为得救。所以今天晚上我们要看一看,到底圣经里对于认罪怎么说。我们要到圣经里彻底的看一下,到底我们该站在什么地位上。

圣经里的认罪

我先说几句话。你们不要误会我不相信认罪,不相信赔偿。基督徒认罪是应该的,基督徒赔偿也是应当的,我承认这是圣经的真理,是基督徒所应当作的。但是我要加上一句话,圣经从来没有将认罪当作得救的方法。如果我们能藉着认罪得救的话,我们就看不清楚我们的罪是怎么解决的。我们就以为我们用不着基督的十字架,我们自己就有法子赎罪。我们就以为,没有基督的十字架,我们自己也能对付我们在神面前和人面前的罪。

约翰一书一章九节

我们来看约翰一书一章九节,这是人最喜欢提起的一节圣经:「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有许多人根据这节圣经说,认罪是人得救的条件。但是在这里请注意几件事。第一,这里绝对没有说到公开的认罪。约翰一书一章九节根本是说到我们在神面前的问题。「我们若认自己的罪」,这与今天公开的认罪,在人面前的认罪不一样。在约翰一书一章九节里,没有公开认罪这件事。

第二,这里的「我们」和罗马书、加拉太书的「我们」不一样,因为不是与犹太人发生关系的。这里与约翰福音也不一样。约翰福音是给我们看见,一个不信的人在神面前怎样能得生命;约翰一书是告诉我们,一个有生命的人怎样在人面前证明他有生命。约翰福音是给我们看见得生命的方法,约翰一书是给我们看见有生命的人怎样来表显他是有生命的。所以这里的「我们」,按着解经来说,绝对不是指着罪人说的,乃是指着信徒说的。约翰福音是说一个罪人怎样在神面前得着称义,约翰一书是说一个基督徒怎样在神面前得着交通的恢复。这里不是说,一个世人怎么信耶稣得永生;这里乃是说,一个已经有永生的人,已经是神儿女的人,如果失败了,他的罪怎么得着神的赦免,他的不义怎么得着神的洗净。所以这根本是指着信徒说的,是指着已经得救,已经称义,已经有永生的人说的。

请你记得,一个还没有得救的人是因着信得着赦罪的,一个已经得救的人是因着承认得着赦罪的。罪人是因着信主,他的罪能得着赦免;基督徒是因着在父面前承认他的罪,所以他的罪能得着赦免。这里所对付的不是罪人的诸罪,乃是信徒的诸罪;不是人没有得救之前的罪,乃是人得救之后的罪。所以这根本与我们的题目不对。

我不是要那么严格的说,这段话只是指着基督徒说的。我承认有许多地方的圣经可以借用,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可以用各种各样的话来救人。最近我听见一个姊妹告诉我,有一个姊妹读圣经,读到一句话说,「这好种是神的话」,就得救了。你问我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当我才出来传福音的时候,我想必须是顶清楚的福音经文才能救人;但是这些年间的经历太多了,让我顶敬虔的说,有许多人是从奇奇怪怪的圣经节得救的。你根本不会知道连那样的话也能叫人得救。所以我不是说,没有罪人藉着约翰一书一章九节得救;我是说,按着当时约翰被圣灵感动写书的时候,在他的头脑里,约翰一书一章九节是指着基督徒说的,不是指着罪人说的。约翰当初的用意是为基督徒说的。罪人借用是可以,但不能久借不还。按着严格的解释来说,这是指着基督徒说的。所以这里根本不是说,一个人公开认罪,向人赔不是,罪才能得赦免。

马太福音三章五至六节

还有一节是比约翰一书一章九节更近似、更接近的,就是马太福音三章五、六节:「那时,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并约但河一带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这里告诉我们,当时的人听见约翰的见证,知道自己有罪,就到约翰那里受他的洗,在受洗的时候,就承认他们的罪。关于这两节圣经,有几点是我们应当注意的。第一,这两节圣经没有给我们看见,他们把认罪当作他们得救的方法。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用认罪来得救恩。那里不过是说,当时人因为听见约翰的见证,听见约翰说,你们要悔改,并且因为圣灵有催逼的缘故,所以就来受洗,承认自己的罪。他们来仰望那将来死而复活的主,盼望祂能救他们。约翰虽然施洗,但是他的手是指着站在他们中间的主耶稣。他说:「看哪,神的羔羊,背负世人罪孽的。」(约一29)请你们注意,无论是教会里的施洗,还是约翰的施洗,都是指着死而复活的基督说的。约翰承认说,我没有多大价值。他说:「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三30)人不必信他,人所要信的是那将要来的。他不过是开路的,并不是路,路是那当来者;他的手是指着那一位。

这里的认罪是什么呢?约翰没有对他们说,你们要到这里来认罪。可见认罪是听众自动作的。今天我们作工的人出去作见证,作完了见证之后,我们这一边没有任何的催促、任何的命令、任何的要求、任何的暗示,如果听众的良心蒙神的光照,看见自己的罪,他们受不住而站起来说,我曾犯这个罪,我曾犯那个罪;对于这种在人面前的承认,我口里说阿们,我口里说阿利路亚,我不反对,我赞美。如果约翰在那里说,非认罪就不能得救,非认罪就不能得赦免;约翰在那里鼓动、提倡、命令、暗示,这就与马太福音三章六节大大两样了。马太福音三章六节是听道的人自动作的,不是约翰鼓励出来的。

千万不要误会说,我们不相信认罪。我们多次对弟兄姊妹说,要对人认罪。但是如果把这当作得救的方法,我们就不肯作。得救的方法,在圣经里只有一个,就是信。从前的约翰根本没有鼓励人去认罪,所以今天的约翰也不该这样鼓励人。一个人如果看见他的罪,自己站起来承认,你就巴不得让他作。

你们知道威尔斯的大复兴,我曾仔细的读过那些报告。有许多人曾去调查过。威尔斯的复兴,可以说是最大的复兴,是在一九○四年和一九○五年起头的。有一个英国很有名的报纸的记者,在一九○九年特地去威尔斯调查。威尔斯是一个顶大的地方。那里某城的牧师告诉记者说,我们这里得救的人,一年比一年少,到这一两年简直没有人得救了。他说,这样,你们的复兴岂不是退步了么?他们说,是的,因为我们这里的人都得救了,再没有人要得救了。那一个复兴是爱文罗博斯(Evan Roberts)起头的,记者就打听爱文罗博斯在哪里。他们说,我们不知道。记者问,你们聚会是几点?他们说,也不知道。记者说,你们的聚会在哪里?他们说,我们也不知道。领复兴会的人不知道在哪里,聚会的时间不知道,聚会的地方也不知道,那怎么办呢?他们说,无论在哪里都可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半夜可以,三更也可以。我们不知道爱文罗博斯在哪里,有的时候他忽然来了。几乎在每一个家庭里都有复兴会,你半夜到这家里去有祷告,你三更到那家里去也有祷告。但是你不容易找到爱文罗博斯,你不知道他会到哪里。那个新闻记者说,他一生一世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复兴,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要找到爱文罗博斯。他花了几个礼拜的工夫,都没有找着。

有一天有人告诉他说,爱文罗博斯在那边一个小礼拜堂里,他就赶快跑到那一个小礼拜堂去。他说,那一个聚会真不像一个聚会,凌乱极了,有的母亲在那里抱着孩子给他吃奶,有的人跑进去又跑出来,不知道作什么事,好像是作买卖似的。有的母亲因为孩子吵,在那里安慰他。有的母亲因为要小孩子睡觉,就把椅子当作摇篮在那里摇,里面乱极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里有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是顶特别的。他问,爱文罗博斯在哪里。他们说,前面坐在第三排第四个的就是。宾路易师母也在那里,在那里第几排的那一个就是她。他们坐在那里都没有说话。有的时候一个人起来选一首诗唱,有的时候一个人起来读几节圣经,有的时候一连两个钟头都没有声音,但是也不走开。有的时候也有人站起来认罪,也没有人劝他,是自己站起来的。

朋友们,这样的工作是神作的。不是在讲台上讲那些在床上快要死的人的故事,劝人非认罪不可,不认罪不能得救。不是说不可以认罪,有的时候要认罪,有的时候或者要站在大众面前告诉人,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怎样得着了神的工作。但这绝对不是由于讲台上的催促。你知道有的时候人在讲台上甚至比催促还厉害,好像是命令人。马太福音三章六节是在公众面前的认罪,但是马太福音三章六节是圣灵作工的自然结果,不是约翰的命令。所以我不是反对公开的认罪,但我是反对那一种的认罪。我更不是反对圣灵的工作;如果是圣灵的工作,巴不得能多一点;如果真的是圣灵的带领,我们要说,神,我们感谢你,赞美你,你在我们中间作了工。但如果是因为人说要这样认,那样认,要认那么多,才能怎么样,这我们反对。我们不能用认罪来换得救,我们不能把认罪当作得救的方法。

第三,我们要注意「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这句话,在原文里正式的动词不是承认,乃是受洗。他们在约但河里受约翰的洗,在受洗的同时也认罪。这样的文法结构,在中文里也有。比方说走着说话,意思就是一面走一面说话。走是动词,说话也是动词;但「说话」是正式的动词,「走着」是附属的动词;是说话,不过是走着说。在马太福音三章这里也是这样,他们是认罪着在约但河里受洗,意思就是一面在约但河里受洗,一面认罪。所以这里也是该有一个着字。他们是认罪着受洗。这是这句话在希腊文里的意思。所以你看见,这里的认罪根本不是方法,乃是事情的记载。他们在那里一面受洗,一面说我这个人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你看见这里的图画,他们没有规矩,因为是圣灵作的。他们一面认罪一面受洗,好像是一面走一面说话。这里根本不是把公开的认罪当作方法。

使徒行传十九章十八至十九节

全部新约里,只有三个地方记载认罪的事。现在来看第三个地方,就是使徒行传十九章十八、十九节:「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这里虽然没有「认罪」二字,但「承认」是同样的。约翰一书说承认自己的罪,马太福音三章说承认他们的罪,这里说承认,再加上诉说自己所行的事。首先,这里也没有把承认诉说自己的事当作得救的方法。其次,这些承认诉说自己的事的人,不是罪人,乃是信的人,是属乎基督的人。这就像弟兄姊妹们在聚会中有的站起来作见证,承认自己所作的事。也像有的弟兄姊妹在受浸的时候作见证,他从前作过什么事。我们根本不是藉着这个得救,乃是说我已经信了,我已经属乎主了,现在承认我以往的历史。我是多坏的人,我不怕弟兄姊妹知道,我是从淤泥坑中被挪到磐石上来的。像这些以弗所人把从前行邪术的书焚烧了,这就是在外面显明他们从前行这些事,现在他们是属乎主的人了。第三,「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不是所有的人,不是所有得救的人都要在聚会中这样说一说,是因为圣灵作工得厉害,圣灵催促他们的缘故,所以在会中就多有人站起来诉说自己所行的事,为要荣耀神,给众人看见神将怎样的人救到这样的地步。朋友们,你能从这三个地方找出来,得救的方法是因着信,还是因着认罪,或者公开的认罪。

圣经里专一的讲认罪的地方,就是这三处。还有一处不能说是认罪,乃是彼此认错。这就是雅各书五章十六节。雅各告诉我们,在弟兄姊妹中间如果有病了的,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如果在什么地方有错,就该彼此承认,彼此饶恕。这不是我们今天所要提起的。全部新约里所有关于认罪的地方都在这里了。所以你看见什么是人得救的方法呢?是因着信,不是因着认罪。

关于认罪的实行

关于认罪的实行方面,让我这样说几句。你知道你在没有得救之先,曾得罪过什么人;你知道你在没有信主的时候,曾亏欠过什么人。你在得救之后,心里觉得难受,要向所得罪、所亏欠过的人认罪,这是我们应当作的,这是神命令我们作的,这是神催逼我们作的,这是圣经的教训。因为你在神面前看见神的义,看见神的荣耀,你知道亏欠人是不义的事,那你怎么作呢?你不愿意作一个不义的人,你说我已经得救了,我要作一个义的人,所以我从前对人不义的地方,我从前对人不起的地方,我要去对付清楚,我要那个人赦免我。在神的面前,你的罪得赦免已经一点不发生问题了;但是你得罪人的地方,你必须到人面前去认罪。但是这个认罪赔偿,绝对不是得救的方法,不是要认罪赔偿了才得救。乃是因为你是一个义的人了,你是一个得救的人了,所以你有对人不起的地方,亏欠人的地方,你要去求他们赦免。

在十字架上的那个强盗,曾抢过人不少的东西,曾得罪过顶多的人,但是他在十字架上没有机会去赔不是,去认罪,他一步都走不动,从前抢过人的东西,不能去赔偿,不能去归还。他也不认罪,也不赔偿,还能得救。主耶稣说,你今天要和我一同在乐园里。十字架上的强盗可以说是新约里头一个得救的人。主死之后,他是第一个得救的人,所以问题不在认罪,像那十字架上的强盗没有机会赔不是,还是得救的。不过如果他还活在地上的话,因为公义的缘故,他就应当去赔不是。他得救的问题,当他在十字架上的那一剎那,已经解决了。认罪是他得救之后的事。他已经得救了,他的得救根本不是因着认罪赔偿。将来的认罪,不会叫他更得救。这里明明给我们看见,得救是因着信,认罪是基督徒生活自然的表显。我们因为认识我们那公义的神,所以在人中间愿意把罪弄清楚。我们的得救,完全是与主耶稣中间的问题,完全是藉着祂解决的。

所以在这里有三方面,我们要看清楚。第一方面是在神面前承认罪,自己审判自己;我们悔改,断定自己是个罪人,这是在神面前的事,这叫我们在神面前有信心,接受主耶稣作救主。第二方面,是在得救之后,觉得有对人不起的地方,愿意去弄清楚;有亏欠人的地方,愿意去认罪,去赔偿,叫我们在地上有公义的生活。第三方面,也是在得救之后,如果圣灵在我们身上作工,我们愿意告诉人,我们是怎样的罪人,犯了多少的罪,这在受浸的时候可以这样作,在受浸之后也可以这样作。

我不知道你们清楚没有?千万不要把认罪高抬到那么高的地步。我们要看它在圣经里是在什么地位上,我们也把它放在什么地位上。圣经里没有把它当作得救的方法,所以我们也不把它当作得救的方法。感谢神,是主耶稣救我,不是我救我。感谢神,是基督的十字架救我,不是我的十字架救我。

得救的方法不是祷告

现在要提起第五个不是。有许多人对于得救加上一个条件,不是行律法,不是有好行为,不是悔改,也不是认罪。他们说,一个人总得祷告,才能得救。他们这话的根据是在罗马书十章——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所以有的人说,我怎样才能得救呢?我必须求神。我有许多次碰到人要得救;他们说,我天天求神救我,我不知道神什么时候才肯救我。我祷告了三个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知道神肯不肯救我。我也碰着这样的人说,我现在等,等圣灵来大大的感动我,我就跪下去求主耶稣救我。现在我还没有得救,必须等圣灵来感动我,祷告了一下才能得救。所以我们也要来看,人到底要不要祷告了才得救。

第一,我们要看见,人所以想要藉着祷告苦求来得救,是因为根本不认识神的爱和神的恩典。人是想神是恨人的,所以他要祷告到神回心转意来救他。他花工夫祷告,他不知道要祷告到什么地步,什么时候神才听。你记得以利亚在迦密山上向巴力的先知们挑战,要他们向巴力祷告,求巴力把火降下来。巴力的先知们大声求告,又用刀枪自割、自刺,直到身体流血(王上十八26-29)。巴力的先知们是想,他们把身体弄痛一点,巴力就听他们。今天有许多人也是想,我把自己弄痛一点,我把自己弄苦一点,我要苦苦的求,求到一个地步,让神可怜我。这样的人,根本没有看见福音,根本没有在福音的光中看见神,所以要在神面前苦求,以为求了,才能叫神回心转意。实在说,神用不着回心转意,神早已回心转意了。要回心转意的是你,你拒绝祂,你不相信祂,你反对祂。

你记得哥林多后书五章十九节说,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是神与世人出了事,是世人与神出了事。祂不必与世人和好,一切都是我们对祂不起,是我们要与祂和好。今天不是神的问题,今天是人的问题。每一个要明白福音的人,必须知道神就是爱,神爱世人,在祂那里没有事,所以我们不必为这求祂。

第二,人想祷告才能得救,苦求才能得救,也是因为不知道主耶稣已经来了,主耶稣已经死了,主耶稣已经复活了,一切罪的问题已经都解决了,一切拦阻得救的已经都除去了。不只主耶稣来了,圣灵也来了。圣灵来是要把神和主耶稣的工作在人身上显出来。好些罪人在那里祷告要得救,好像是求主耶稣为他再死一次。他不知道主耶稣已经把一切赎罪的工作都作清楚了。因为祂的事情已经都作成功了,所以今天我们根本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求祂。今天是说感谢的话的时候,不是递禀的时候。今天是赞美的时候,不是请愿的时候。你的父母已经将你所要的东西拿来给你,你如果诚恳一点,可以跪下去说一声谢谢。但是如果你跪下去说,求求你给我那个东西;无论如何,求你给我那个东西,因为我需要。你的父母已经给你了,你还一直的求,你想这是什么?我不知道怎么说了,这是无意识,这是没有思想。今天神不是说,你的罪是这样重,那样重。若是这样,还有求的可能。但神乃是说,我今天已经白白的将我的儿子赐给你了。你怎么作?人送你东西,你不说谢谢,反在那里求,这是什么?所以你如果明白神的心,你就不会想藉着祷告得救。你如果明白主耶稣的工作,你就不会想藉着祷告得救。因为在这样的事上,根本没有祷告的地位。你现在更好是跪下来谢谢神。

有一次我和一个人谈福音,谈过之后我问他,你信不信?他说,我信。我说,那我们跪下来。他说,是不是祷告?我说,不是。他说,那是什么?我说,那是通知祂一声。不是求神爱,不是求主耶稣死,不是求神给恩典,不是求神赦免。我的罪已经在十字架上被主担当了,现在是通知祂一下,说,我信神的儿子了,我接受十字架了,神阿,我谢谢你。你看这便当么?是的,我们要得这救恩是顶便当的。但是神要成就这救恩并不便当,祂花了四千年的工夫。在人堕落之后,经过四千年之久,祂才叫人认识罪,然后叫祂儿子为女子所生,挂在十字架上,受罪的审判,末了又差遣圣灵下来。神作了这么多的工作,花了这么多的工夫,今天我们人才可以这样便当的接受。祂出了极大的代价,把一切都作好了,今天你只要说声谢谢,因为你相信了,因为你得着了。这是救法,在这里没有祷告的地位。

那为什么罗马书十章又说祷告的问题呢?我们还得回头来看一下罗马书十章。请看十章五至七节:「摩西写着说,『人若行那出于律法的义,就必因此活着。』惟有出于信心的义如此说,『你不要心里说,谁要升到天上去呢?就是要领下基督来;谁要下到阴间去呢?就是要领基督从死里上来。』」在这里提到两种不同的义,一种叫作律法的义,一种叫作信心的义。律法的义是因我们在神面前的行为而有的,信心的义是因着我们相信主耶稣基督,而得以成功在我们身上的。律法的义是完全与我们发生关系的,信心的义是完全与基督发生关系的。

我们对于律法的义是绝对没有办法得的,因为一个人从生下来起,必须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钟,一次罪也没有犯;在他的思想里、在他的存心里、在他的言语上、在他的行为上,一次罪也没有犯过,这样的人才会有律法的义。人只要犯了一条律法,就是犯了全律法。所以我们知道,对于这一个我们已经绝望了。我们既不能得着律法的义,那怎么办?那就需要得着信心的义。我们已经说过,这乃是基督受过审判的义。基督已经受了刑罚,我们因着相信祂就有了义。这义根本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它说,你不要心里说,谁要升到天上去呢?就是要领下基督来;谁要下到阴间去呢?就是要领基督从死里上来。你根本不必这样作。你不必升到天上去,意思就是不必去请基督到地上来替我们死。你不必下到阴间去,意思就是叫基督复活作我们称义的凭据。神自己已经叫主耶稣死了,也已经叫主耶稣复活了,作我们称义的凭据。现在只要你信就够了。

八节:「它到底怎么说呢?」这「它」是指着摩西的话说的。使徒保罗把摩西提出来,说摩西也传因信称义的道,这太希奇了。摩西是主张律法的,摩西是主张要有律法要求的,保罗把摩西请出来,说摩西也说因信称义的道。「它说,『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就是我们所传信主的道。」他说,摩西说这些话,是指着因信称义说的。如果要明白这里的话,就要回到旧约申命记二十九章末了和三十章。在那里摩西将神所有的命令、律法都传给了以色列人,然后对以色列人说,如果你们违背命令,不守律法,神必定刑罚你们,将你们分散在万国。当你们在万国飘流的时候,如果你们心里想要亲近神,那时候这道离你不远,就在你口里,就在你心里。这是摩西所说的。就是说,什么时候人把律法破坏了,人把律法违背了,你看见神有刑罚。这时候人怎么作呢?人要接受一个律法以外的义,这一个义就在他口里,就在他心里;这是律法之外的恩典,是送给我们的。当罗马书十章引申命记这一段话的时候,就加上一个注释:「『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就是我们所传信主的道。」在这里并没有行为的问题。律法的义已经被破坏了,到了申命记三十章,他们飘流到世界各国,不能再有行为,行为已经过去了。现在还有的道,就是在他们的口里,在他们的心里。从前是行,所以飘流到万国;现在不必行了,所以是信。

保罗接下去解释,这里的口里和心里是什么意思;九节:「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朋友,你的口在哪里?今天晚上每一个人都把口带来了,没有留在家里的。你人在哪里,你口也就在那里。当你信主耶稣的时候,你的口里自然就承认祂。就是保罗在路上被主遇见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也是说:「主阿,你是谁?」(徒九5)他本来没有信主,现在相信祂作主。认耶稣为主不是在公众跟前,乃是在心里,是自然而然的称祂作主。一件事是顶希奇的,一个乡下人,一个不识字的人,一个没有听见过福音的人,当他听见福音,他就会说主阿。这不是行为,这是自然而然说出来的。他说,只要你在心里相信。这也不是行为。不必走几步路,不必花两毛钱;只要你在那一个地方,说一声主阿,就得救了。有声音也好,没有声音也好,你只要信说,神已经将祂从天上降下来,也已经将祂从阴间领出来就好了,这就证明你已经称义了,你已经得救了。所以请记得,我们的承认并没有功劳在里面。承认不是得救的方法,承认乃是得救的表显。这是自然的事,你口里称祂作主,你心里相信,就必得救;一点难处都没有。

再下去十节,就是九节的理由,说出为什么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呢?「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我自己常常想,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把这件事装到人的心里去。我今天碰到两个朋友,他们的头脑里是想说,这一个得救的道是远得很,不只是在云南,不只是在西藏,不只是在外国,乃是在天上。这得救的道离他们远得很,他们不知道怎样才能得着。但是神说,这得救的方法,不是在天上,不是在地下,就在你口里,就在你心里,近得很。如果要上天,如果要下地,那不知道怎样才能得救。但今天是在你口里,在你心里,只要你口动一动,心信一信,就得救了。神已经将这一个救恩弄得这样便当,这样容易,人只要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就必得救。这里的称义更多是在神面前的,得救更多是在人面前的。人看见你承认,所以说你得救;神看见你信,所以称义你。十一节:「经上说,『凡信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信就够了。

神的话说得够清楚了,但是有的人喜欢与神的话作对,还要坚持说,承认是得救的方法。对于这样的人我要问,如果是的话,那罗马书十章八节这节圣经要怎么办?八节怎么说?「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这里说是信的道,不是承认的道。所以你知道,圣经的话是说信,不是说承认。六节怎么说?「惟有出于信心的义如此说。」六节是说信心的义,八节是说信心的道。九节有一个承认,十节还有一个承认。九节说口里承认,十节也说口里承认。但是十一节不是说凡承认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是说凡信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所以你要看见这里着重的点。六节、八节、十一节,说信。九节、十节,说承认。九节先说承认,后说信;十节先说信,后说承认。这一段话五次说信,两次说承认,又把承认和信倒一下说,意思就是都是因着信,不是因着承认。承认是因着信来的,如果你心里相信,口里自然就说出来。你看见你父亲,口里自然就喊爸爸。有信心,立刻就会承认。

十二节末了给我们看见,这里的承认,乃是承认耶稣是主,并且这个承认是从信心来的。有什么凭据呢?从一节到十一节,还看不见是从信心来的。但是十二节说:「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众人同有一位主,祂也厚待一切求告祂的人。」一切求告祂的人,或者可以说,一切告于祂的人。十三节又说:「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这里的求告主名,与上文的承认耶稣是主是一件事。口里承认祂是主,喊祂作主,称祂作主,这就是求告主名。你把上文一直读下来,就看见这件事就是上文的承认。

现在我们再看十四节:「然而人未曾信祂,怎能求祂呢?」这句话顶好,这就给我们看见,求是从信发出来的。人如果不信,就不能求,这是自然的。所以你看见,口里的承认是从心里的信来的。因为心里相信,所以口里求祂。所以求祂,就是信祂,这是事实。你看见么?一切都是从信来的,信是得救的方法。虽然说是口里承认,但这是因为心里有信。并且顶自然的,信的人就求。

我相信今天晚上在座的人都是得救的,都是接受了主耶稣的。我问你,你在接受祂的时候,是怎么接受的?你是因信接受的。但是有没有祷告?得救是因着信,却是以祷告来表示。全世界的人都是因信得救的,但是他们的表显是祷告。里面是信,外面是祷告。心里信耶稣是救主,口里自然就祷告说,耶稣是主。这是顶自然的。凡心里信的,口里就承认。但是千万要记得,口里承认不是得救的方法。虽然说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但求告也不是得救的方法。因为求告是从信心出来的,求告是信心所生出来自然的行为。这是自然而然在神面前说出来的。

我们再回头看十二节:「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众人同有一位主。」我顶喜欢这里的「并没有分别」。你知道罗马书三章二十二、二十三节说,世人都犯了罪,但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现在又告诉我们说,犹太人和希利尼人也没有分别,因为众人同有一位主。各人都得求告主,都得口里承认,都得心里相信,这人才能得救。

仰望神赐恩给我们,给我们看见,在圣经里面得救的方法只是信,没有别的。得救并不是藉着信而行律法,信而有好行为,信而悔改,信而认罪,信而祷告。这是圣经的真理,我们都得站在圣经的地位上。圣经里顶明显的给我们看见,只有信是得救的方法。

上章     目录     下章